北京120急救中心洗消组患者和医护人员的“护身符”

北京120急救中心洗消组 患者和医护人员的“护身符”

负责消杀每辆转运患者回来的急救车,每次至少50分钟,确保车辆每次再出发都是安全的

2月9日,北京120急救中心洗消组,120急救车排队进行车辆及工作人员洗消。

急救车排队,洗消人员穿尿不湿上岗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飞

工作人员正在摆放日常洗消组所用的医用物资。

“有时候需要洗消的车子多,排队等着,我们心里也着急。”梁欣说,所以为保证每辆急救车都能被严密消毒,安全出发,洗消组人员只能连续工作,尽量减少车辆等待的时间。

比如工作中,洗消组组员之间会相互关照,每次有组员上岗工作,同事就会帮忙检查防护服是否穿着规范,全身是否完全封闭;工作回来,其他同事则会帮她做好自身消毒,并将其随身携带的钥匙、手机以及眼镜等放在指定区域。

洗消组组员梁欣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做好严密消毒的情况下,为减少急救车等待的时间,大家只能连续工作。“如果一个小细节做不好,就会导致医护人员被感染。只有洗消工作到位,才能保证车子能够安全出发,医护人员能够安全工作。”

紧接着,洗消组人员将一台洗消设备放入急救车医疗舱。打开设备后,机器会自动喷洒过氧化氢消毒剂3分钟。同时,洗消组人员将车门车窗紧闭,对车辆外可能污染的区域喷洒消毒液。约10分钟后,洗消人员进车取出设备,再次将车门关紧,密闭40分钟,整个洗消过程在50分钟以上。

针对当前外资企业生产经营活动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商务部先后发布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措施稳定外商投资,最大程度减少疫情影响。

洗消组的另外一名成员彭赛是大年初一接到的通知,要求在参加防疫培训后上岗进行洗消工作。

在北京120急救中心,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工作中接触不到新冠肺炎的患者,但却时刻为患者与急救车车组人员提供安全保障,是医护人员的“护身符”,他们就是洗消组。

彭赛说,自己看着妈妈抹着眼泪帮她收拾完行李,心里不是滋味,“我知道家人的担忧,但是洗消工作总要有人干,我不后悔。”

冼国义说,疫情影响是暂时的。从长远看,我国吸收外资的综合竞争优势不会改变,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和作用不会改变。

为把疫情影响降到最低,商务部提出创新和优化招商引资方式、加强外资企业动态监测等多项措施。一些地方通过网上洽谈、视频招标、在线签约等方式,将“面对面”交流改为“屏对屏”沟通;通过加强与境内外商协会合作,以委托招商、以商招商等新方式,争取外资项目落地。

洗消组组员梁欣正在对120车辆上工作人员进行消毒。

随着疫情防控任务的加重,进出洗消地点的急救车经常不间断,这也加大了洗消组的工作压力。梁欣说,负压急救车的消毒更是重中之重。据介绍,负压急救车的特殊之处在于车厢内的气压比外部低,内部空气不会往外流,并且还会进行无害化处理并排出,可以最大限度减少人员交叉感染的几率。但这种类型的急救车,消毒时间至少需要1个半小时。

洗消工作连续进行三四个小时是常事,为解决上厕所的问题,梁欣和其他洗消组人员直接穿上尿不湿工作。“一上厕所就要脱防护服,一脱一穿,就要耽误半小时。而且这些防护服都是一次性的,现在防疫物资紧张,我们真是舍不得。能不脱就不脱,能省一套是一套。”

洗消组组员梁欣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工作中面对的是污染车辆,所以洗消组人员同样存在感染的风险,“就跟面对确诊病人一样。”所以在进行洗消工作时要避免直接和污染物接触,必须穿戴全套的防护用品。“口罩、手套、帽子、防护服、护目镜、鞋套、靴子、靴套一个都不能少,从头到脚有10件,要按顺序穿戴,每穿一件,都要检查好密封效果。”

商务部服贸司司长冼国义日前表示,商务部正抓紧会同相关部门研究财税、金融、保险、便利化等新的政策措施,进一步加大对企业的支持力度。专家认为,针对目前形势,相关部门应加大对在建外资大项目政策倾斜力度,推出更多实质性开放措施,增强外资信心。

为全面落实外商投资法及其实施条例和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意见等法规政策,各地正在编制外商投资指引并有望加快发布,为外商投资提供服务和便利,不断优化营商环境。

“舍小家为大家”,家人全力支持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勇认为,从中央到地方出台的种种切实有效助力外企有序复工复产的措施,让更多外资企业增强信心,也向全世界传递着中国的信心。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急救车停稳后,身着隔离服的洗消组人员上前,让参加转运的司机以及医护人员到达指定位置,脱下防护服,对他们喷洒消毒药水,反复消毒,并收集处理使用过的一次性物品。经过消毒后,参加转运的工作人员方可到洗漱间洗澡、换衣服。

顾学明认为,针对目前形势,相关部门应加大对在建外资大项目政策倾斜力度,建立网上政务服务快速通道,协调相关部门在用工、能源供应、融资、产业链配套等方面加大保障力度。推出更多实质性开放措施,探索通过跨境电商模式进口部分医药产品,建立全球传染病风险预警管理体系等。

本以为老人会反对,但出乎意料的是平时“保守谨慎”的父母没有多说其他,表示“全力支持”。彭赛父亲还嘱咐,“舍小家为大家”,“把工作做好,保护好自己”。

“每次工作,都要戴着护目镜和两个口罩,有时候感觉呼吸都很急促,护目镜又经常起雾,真是挺辛苦的。但是看着大家都在努力工作,就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努力。”彭赛说,在加入到洗消组后,和同事朝夕相处,互相有了更深的感情。

梁欣进入清洗工作需要穿上三级防护服,套上两层手套后对袖口进行密封。

“但1月增幅与去年同期相比,以人民币计回落0.8个百分点,以美元计回落0.6个百分点,疫情影响已开始显现。”宗长青表示,预计二月、三月乃至一季度,疫情影响将更明显。但从长远和总体上看,疫情影响终归是阶段性的,我国吸收外资的综合竞争优势没有改变,大多数跨国公司投资中国的信心和战略没有改变。

在彭赛看来,纵使家人不在身边,也没有感觉到孤单,只希望这次“战疫”能够早点结束,大家都能尽快回家。

为进一步提高外资企业复工率,上海、山东、河北、天津、广西等地纷纷展开研究部署,推动解决外商投资企业在复工和生产经营中遇到的防疫物资紧缺、人工不足、物流不畅等困难。

“近期,这一系列政策措施已经开始见到成效。”商务部外资司司长宗长青表示,上海、山东、湖南等地重点外资企业复工率超过80%。预计2月底多数地方基本实现复工复产。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顾学明认为,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疫情的影响是短期的,只要政策及时、精准,依然能接续之前我国吸收外资的良好态势。

到了培训地点,看到第一批参加培训的同事已经可以很熟练、正确地穿脱防护服,而自己却依旧笨手笨脚,彭赛有些着急,担心跟不上大家的节奏。之后,她便利用别人吃饭休息的时间加紧练习,最终顺利通过考试,成为了疫情期间急救中心洗消组的一员。现在,彭赛则开始指导新同事作业。

面对每辆转运回来的急救车,洗消组工作人员都会收集处理污染防护用品,并对急救车从内到外喷洒消毒液进行消毒,全程需要至少50分钟。

彭赛说,自己参加工作没几年,也没有参加过类似的防疫工作。所以在接到通知后很紧张,“当时想了挺多,担心安全。”纠结了一晚上,彭赛把自己要去洗消组的事情告诉了父母,寻求意见。

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一些外资投资者等待观望心理加重。商务部最新统计数据显示,1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875.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以美元计同比增长2.2%,基本上延续去年以来的平稳增长势头。

随着疫情防控任务的加重,洗消组的工作更加艰巨,仅2月2日一天,就完成了52次洗消任务。

2月10日下午四点多,一辆刚刚转运完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急救车驶入120急救中心洗消特定地点,准备消毒。据悉,2003年非典过后,北京急救中心在院内的西侧专门建设了用来给急救车和医护人员消毒的通道。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急救车接送完病人,则按规定来到这里接受集中消毒。

Category: 运动会儿童画